服务热线:

博天堂首页

您当前的位置: > 博天堂首页 >

揭秘越南红灯区性旅游:你们的天堂她们的地狱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20/08/14

  以旅游的名义,或作为旅行中的一部分,以旅行者的身份到达目的地,从事性交易活动。

  比如在旅行中到访红灯区并亲身体验性服务、通过当地渠道或者网络进行性交易等行为。

  色情交易在越南是非法的,从事性服务的酒吧、歌厅需要靠买通贿赂当地执法机关来营业,否则面临严重的罚款和牢狱之灾。

  那里的姑娘是当年美国士兵与当地女性的混血后裔,她们继承了西方人大气的骨骼,又带有东方独有的气质,风情万种,令人挪不开目光。

  除此之外,当地提供性服务的酒吧已经掌握了根据目标客户群体特征、按需供求的营业模式。

  比方说,在主要面向越南本地顾客的酒吧,里面的姑娘热衷于韩国式整容,割双眼皮、把鼻子垫高、打美白针,穿着打扮紧跟国际潮流;

  而主要接待欧美人的酒吧里,典型东南亚面孔、皮肤黝黑、瘦弱娇小、原汁原味的越南姑娘明显更受欢迎。

  有一类酒吧专门面向来东南亚商务洽谈、或是背包旅游的欧美游客。这类酒吧地处胡志明市最繁华的旅游区,灯红酒绿、彻夜无休,有一种拉斯维加斯的气质。夜幕降临,越南姑娘们沿街招呼着路过的游客进来玩,女性游客一般是不被这些酒吧所欢迎入内的。

  在这些欧美背包客眼中,越南仍是一个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,他们总是想要以最低廉的价格玩遍东南亚。

  走进酒吧,点一瓶两刀的啤酒,选中一个姑娘带回去。在酒吧工作的姑娘一般接待一个客人可以挣50-70美金,会从中提成10刀给酒吧老板娘。

  有人可能会批判这些年轻女孩子为什么不通过双手努力劳动赚钱,而选择投机取巧的方式出卖她们的肉体和尊严?然而实际情况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  “为什么那些NGO的人总要来试图拯救我们呢?我觉得他们真正需要拯救的是那些在工厂被剥削的苦力。”

  “我以前做过很多种工作,我十三岁时就被介绍到西贡的一户人家做女佣。我完全就是他们的奴隶,每天早晨四点半起床,每天工作14个小时,7天无休。除了洗衣做饭看孩子,重活粗活也要我做,每晚还要给太太按摩。他们哄骗我说外面的世界太危险,不让我出门,还美其名曰帮我理财,扣押我的工钱。你觉得性工作者是有偿出卖肉体?有时候是无偿的。那家的男主人在我16岁时强暴了我,之后我便成为了他的免费性奴隶。”

  而她进入酒吧工作之后,不仅每个月有了丰厚的固定收入,能够补贴家用,而且在某种意义上获得了一种自由和权利。

  在酒吧里,这些姑娘们并不是来者不拒的,“妈咪”给予她们自由选择跟哪些客人出台的权利,甚至会派保镖保护她们不受无理顾客的骚扰。

  她们中有的姐妹在顾客里找到了长期稳定的男朋友,甚至有些嫁给了顾客成为全职太太。这些固定伴侣会为她们提供经济支持,除了生活所需和资助她们的家庭外,有的还出资让她们做一些小买卖,换种方式自力更生。

  在她们眼中,比起暗无天日的工厂苦工,成为酒吧女提供性服务是改变人生的一种途径。

  然而,追究其根本原因,如果国家经济繁荣发展,乡村生活水平跟得上城市发展的步伐。

  社会福利保障、医疗养老制度足够完善到老人不需要子女赡养,教育程度普及到女性能够投入到脑力工作的岗位中,社会性别平等意识发展至不再将女性物化、女性能够自由选择家庭分工和角色,那么这些女性的职业选择也会宽泛许多,而不仅仅是局限于“要么工厂,要么酒吧”的二选一难题。

  这些西方游客更愿意接受越南贫穷落后的形象,从而满足他们心理上西方优越感、男权主义,和白人至上的情结。

  他们当中的多数人在自己国家遭受了婚姻失败或男性自尊的打击,选择来到东南亚找回男权尊严,而自带顺从、温柔属性的亚洲性工作者便是他们的最佳选择。

  “东南亚是退休男人的迪士尼乐园。” 一位58岁来自美国亚利桑那州的白人男性总结道。

  这类在发达国家饱受中年危机困扰的男性,往往无法满足家中妻子在物质或社会地位上的需求。

  他们来到东南亚的游乐场寻欢作乐,表示这里的女人性感美丽又容易满足,相比之下西方女人根本不知道应当如何对待男人。

  他们甚至需要通过女人口中对越南本地男人的贬低来获取自信,希望听到自己比越南男人强壮的褒奖。

  而越南的性工作者在快速赚取欧美游客费(piao)用(zi)的同时,也会试图跟他们建立长期的伴侣关系,从而获得稳定的经济来源。

  在他们回到自己国家之后,性工作者们依然会通过网络跟他们保持联络、维系感情。

  酒吧的老板娘“妈咪”时常教育手下的姑娘们,做这一行千万不要动真感情,能同时多钓着几个金主就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,这样才会有多个男人一起养着你,成功嫁出去的几率也更大。

  亚洲女性在西方有着传统东方小女人的形象,在欧美男人的刻板印象中,亚洲妻子仿佛各个擅长洗衣做饭,把老公孩子照顾得体贴周到。

  而越南性工作者正是抓住了欧美男性渴望顾家老婆的心理,带他们去偏僻山村中假的贫困家乡,编造出一些凄惨身世的故事博得他们来自第一世界的同情,从而获取更多的经济援助。

  “许多欧美人认为越南很穷,他们喜欢听到我们来自贫困的家庭、不得已才从事这行谋生的故事。我在客人面前穿着打扮都不能显得太过时尚,如果我能让他们觉得我是一个可怜的传统越南乡村女孩,他们就会给我很多钱。”

  一半以上的性工作者靠这样的方式,成功获得西方游客“施舍”给她们1000-50,000美金不等的“善款”。

  这些小钱在自己国家连妻子的一个愿望都满足不了,而在这里,他们能帮助一个家庭、甚至是一个村子。

  欧美人看到在欠发达地区生活的人们正过着一种他们无法想象、无从体会的底层穷苦生活,资助他们既是慈善扶贫,又巩固了自己来自发达国家的心理优越感。

  从个人上升到国家层面,用一位十九岁性工作者的话来说,东南亚性产业“给了欧美男性一次重新做男人、做第一世界头等公民的机会。”

  剧中讲述了美国士兵Chris在西贡邂逅越南酒吧女Kim,两人坠入爱河,可被迫因为美军的撤离而两地相隔。Kim默默生下了Chris的孩子,在曼谷以酒吧女为生,而Chris回到美国后认识了现在的妻子。

  当Kim得知Chris已经结婚、不可能带她跟儿子回美国的消息后,毅然举枪自尽,这样就能保证儿子获得在美国生活的机会。舞台的最后一幕,Chris的现任妻子抱起了那个混血孩子。

  由于剧目题材涉及东南亚性产业、种族、越战、通婚等争议话题,遭到了许多剧评人的抨击。

  然而抛开剧目中戏剧化的处理,当时西贡的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:底层女性在酒吧从事性工作谋生,人人削尖脑袋渴望一张进入美国的签证,美国士兵留下的一大批混血遗腹子在当地遭人唾弃。

  有趣的是,剧中对于越南人“宁可牺牲生命也要追逐黄金美国梦”的描述,也的确符合西方人意识形态中越南与美国“应有的从属地位关系”。

  如今,在经济全球化的趋势下,性旅游产业成为了跨国贸易的一种,性工作者则被当成了买卖交易的商品。

  我们可以这样理解,性旅游,乃至整个性服务产业,不仅仅是性交易那么简单。它本质上属于与国际关系、本国政策、文化传统、种族宗教、社会阶级、性别平等、贫困人口、经济体制与模式、健康卫生防控等领域息息相关的社会学问题。

上一篇:VR下的啪啪啪是单身狗的天堂还是地狱?

下一篇:没有了

在线客服
在线客服
  • 售前咨询
  • 售后服务